广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美丽天下网

张英杰

我的微博 相关视频

所属频道:新闻频道

“我的朋友什么层面都有,我承认朋友知己难得,可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但我不是为了要什么路,而要的是多一个朋友多一份快乐。知己是用来倾吐情感的,但是众多的朋友是彼此给予快乐的,这就是我的交友之道,只要你为人正直,我不会在乎你的社会地位、工作性质和你的性别。”张英杰追求的快乐就像棋盘上的云子,圆是满当当的圆,可以随意,但不随性。

自动播放|查看原图 分享到:

姓名:张英杰 祖籍:吉林集安市(一个在鸭绿江边、能看到神秘朝鲜的地方) 生日:3月8日(自己很快乐,生日那天所有的女同胞都高兴) 属相:兔子(狡兔三窟,其实我只有一窟) 星座:双鱼座(希望像鱼儿一样自由自在) 血型:AB型(医生说这血型的人性子急,还真是这样) 喜欢颜色:绿色、蓝色(这两个颜色能代表一种好心情) 爱好:旅游、摄影、围棋、交友(这些爱好都能让自己很爽) 最喜爱吃的菜系:粤菜、湘菜(特别喜欢吃肉)
牙齿痛的人,想着世界上有一种人最快乐,那就是牙齿不痛的人。 使自己快乐是一种能力,人若能够在任何环境中保持一颗快乐的心,就可以更有把握地走近成功、走向圆满。 使别人快乐更是一种能力。主持人张英杰更像医生,往往,他会以一种诙谐的情趣,把笑当成是一种没有副作用的镇静剂,于是,牙痛者忘记了疼,牙不痛者笑到肚子疼。 人生短短数十秋,不乐不罢休,对于生活,对于工作,只有“乐此”,才能“不疲”。 张英杰说:“近20年的播音主持经历给了我许多许多,而我最珍惜的是观众的那份信任、那份情感。大大小小数十件获奖证书以及‘广西首届十佳播音员主持人’称号,就是观众朋友们对我工作最好的肯定和赞许。我挚爱我现在这份工作,愿将挚爱化作真诚,献给喜爱广西电视台的每一位观众。” 观众是挑剔的,都希望电视节目像八月十六的月亮一样圆满,而观众看张英杰主持的节目时,能和他一起真实地感受着生活中的喜怒哀乐,而“五味杂陈”,才是真实人生中的真正快意。
张英杰对记者说,他每每把2004年在北京的那次大学同学聚会在脑子里“倒带回放”时,当年的花样年华在时光倒流中又回到了脑海。 张英杰所在的北京广播学院84级播音班,共有53人,聚会时到了43人,这个20年后的同学聚会,云集了全国各省市广电行业的佼佼者。 聚会那天,张英杰坐在一旁言语不多。同班同学、央视《新闻联播》主播王宁见状问道:“咋了?怎么变没像在学校那样活跃啦?”张英杰笑言:“20年了,真是感慨万千”!其实,感慨之余,张英杰是在观察大家是不是变闷了,生怕自己当年那样的随性会让老同学不再接受。 “人到中年,会不会没有了当年的活力,但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张英杰说:“尽管大家现在都已经为人父为人母,有了一定的资历,事业有成,但是,老同学相聚,当年那风华正茂般的激情、无拘无束的心态,这一刻都回来了。就像我们大学时举办的第一个新年晚会那样,狂欢作乐,让人感到如此地亲切。” “三天聚会,我们闹了三天。播音系的学生天性活跃,大学时代的单纯、奔放、友情绽放在每一个人脸上。八十年代的交谊舞,迪斯科,善意的损话玩笑,唱歌朗诵,饮酒作诗,打闹嬉戏……大学时光那熟悉的场景一幕幕被我们重演,当然也少不了对岁月的唏嘘。我自然也恢复了当年的那份随性,与同学一闹方休。那份实实在在的快乐,整个过程的圆满,是我内心特别想要的期待与结果。其实,无论是工作、学习和生活,我都在用快乐之心去寻找、去体会,争取得到一个相对圆满的结果,这是我对人生的一种态度。”
张英杰说:“在北广,83播音、84播音、85播音这三个班的同学相处得非常好,央视的新闻主播王宁、纳森、李修平,少儿节目主持人刘纯燕、军事节目主持人张莉,还有张政、孙晓梅、杨柳等等,那时大家都常在一起,相互学习、合唱队唱歌、广播站播音,聊天、踢球,结下了很纯洁的友谊。 “那时候,我们学习都非常刻苦,每天清晨,无论春夏秋冬,准会在体育场内外见到播音系的学生站成一排在练声,声韵调、绕口令、字词诗歌的练习声此起彼伏,成为广院一道独特的风景。那时没有什么ktv,但学院的艺术节的主角肯定是我们,以播音系学生为骨干的校合唱团还多次获得了北京大学生合唱比赛一等奖。大家彼此间非常地质朴真诚,关系非常融洽。” 张英杰一连用了几个“非常”。 记者的印象是:那个年代出来的“老播”们快乐大度、为人坦诚,团结友爱,功力深厚,当“小播”们激情迸发的后浪冲上时,“老播”们依然惊涛拍岸,卷起时代前沿的浪花,在“广电”的大海里,他们扬起的一颗颗水珠都圆满而闪光。
张英杰快人快语,乐呵道:“我的性子比较急,平时做什么事情都希望马上搞清楚,这样的性子有好有不好,好的是可以快刀斩乱麻地完成;不好的是,有些事拖一拖反而会有好的结果,因为,有时候计划赶不上变化,还真急不来。我喜欢旅游,除了舒心之外,还能调和自己的性子和情绪。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色彩搭配,能让我心平气和,放松节奏,筛滤大脑。旅行途中,还可以在无拘无束的宣泄烦恼,张弛有度去调节身心,回来后又能更好地工作与生活。” “我非常喜欢在旅游中摄影,我会照很多相,美人美景、花草树木、山河大地几乎大小通吃。旅游回来后,我会仔细地欣赏,慢慢地品味,还会经常通过照片向亲人朋友述说当时我经历的奇景逸闻,把我的快乐和朋友一起分享。我在新加坡遇到了老外的一对躺在婴儿车里的双胞胎,含着奶嘴,瞪着蓝色的大眼睛,一头金色的卷毛,那种洋娃娃的可爱令我马上举起了相机,当时很兴奋,各个角度拍了好几张,每次看到这洋娃娃照片我都会想起当时的场景。旅游拍下的照片能让我留下很多快乐的记忆,记录我快乐的足迹,快乐源泉就会像水笼头,随时可以打开。在旅游中的摄影是最快乐的,我不会像摄影发烧友那样为了创作去拍摄,那样玩儿专业摄影太累,旅行当中的随遇而拍,那种境界只有自己能体会得到,如此还能拍到好照片的话,那就妙不可言了。” “人们常说通过旅游能学到很多知识,我不太注重这一方面,导游的解说我会觉得枯燥而又受约束,我会自己寻找喜欢的内容,享受那份自由的快乐。 以前收入少时我多在国内旅游,现在收入比以前好了,希望每年都能到国外旅游一次。我不太喜欢人文景观,名山大川、田园风光才能让我开阔胸襟、释放压力,也才能拍到一些自己真正喜欢的好照片。”
据说,AB血型的人最是善于思考的,张英杰认为只有“被动学习”,才能使他“天天向上”,对于学习,他有着自己“自圆其说”的独特见解。 他说:“工作不能马虎,为完成把某项工作做圆满,事前会做很多功课,这种功课其实是被动而为的,我把它称作‘被动学习’。‘被动学习’其实非常重要,它会促使你全身心的投入到那些平时几乎不会接触到的知识当中,如果不是工作原因,恐怕永远都不会涉猎其中。新闻报道包罗万象,涉及各行各业,因此有人说新闻主持人要成为‘杂家’,即平时什么都要去主动学一些。喜欢的小说可以主动阅读,可《资本论》就不是谁都读的下去的。从业20多年,我的感悟是——‘杂家’只能是一种愿望,要做到什么都学一些,根本无法做到,即使是学了,没有能及时派上用场,久而久之岂不忘了,就像我们在学校里学的英语,不用了很快忘得一干二净。所以,我特别主张‘做什么学什么’,那就是‘被动学习’。比如说做‘龙滩截流’、‘西江千里行’的直播报道,为了把节目做得精彩圆满,就必须对水电站建设知识,龙滩电站的进展情况,西江水系的历史、现状、宏伟蓝图等等做全方位的学习了解,为直播做足功课。待直播节目圆满完成,你做的功课变成你实实在在的知识,效率颇高。” “要知道,一个人主动学习的积极性很容易被懒散打垮,为完成工作而‘临阵磨刀’式的‘被动学习’,动力充沛,针对性强,记忆深刻。我在广西电视台一直做新闻,做了20年,新闻节目的内容点多面广,那些陌生事件,专业性比较强的新闻播报,不弄明白是无法圆满完成的,以前是马上找人问,现在是立即上网查,‘被动’地涉猎了各行各业的知识。其实,‘被动学习’跟一个人的阅历积累同一个道理,阅历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增长的,不可能一个人5岁与50岁有同样的阅历,每一次‘被动学习’的积累,也能让你成为知识的宝库。所以,主动学习很难做到,“被动学习”必须做好。” 他主动地向记者反复地强调他的“被动”,的确很在理。 张英杰学习是“被动”的,找乐却是主动的。 他向记者介绍:“新闻直播很紧张,坐上直播台,在开播前的一段时间,会见缝插针的跟幕后的同事们开个玩笑,找个笑点,放松心情,听见大家在笑,心想,行了,今晚肯定没有问题。” 除新闻主播外,张英杰还有一个职务,广西电视台新闻中心管理科科长,近十年里,新闻中心300多号人的吃喝拉撒包括文秘、稿费、奖金分配、部门人员协调、消防、计生在内,都得经过他这个科室打理。“如果没有一个快乐的心情对待这样繁琐的事情,烦都烦死了”,张英杰说:“我想,大忙人往往是最快乐的人,没时间去想自己快不快乐。而且,你只要生气一分钟,60秒钟的快乐就丧失了。”
青菜萝卜,各有所爱,张英杰的爱好是五花八门的。 他说,在上个世纪80、90年代,他的业余的最大爱好是看刀光剑影的武侠小说、历史小说,就不爱看缠缠绵绵言情小说,受不了那拖拖沓沓恩恩爱爱的。 前不久,张英杰要老婆陪看群星闪烁的美国大片《敢死队》,老婆答应了,条件是要他“回报”一起看张艺谋的《山楂树之恋》。他一听影片反映的是“纯纯的爱情”,头大了,便对老婆说:“可以呀,但是我要有时间喔。” 他喜欢下围棋,他说:“以前是真人对弈,现在是网上较量,水平不高,但水分肯定没有,碰到耍赖的人我就马上认输,对方不是想赢嘛,也让他高兴一把吧,也算把快乐洒向人间吧。”心态不错! 他认为,下围棋,纹枰论道,道是一种准则,一种尺度,做人是需要这种尺度的,这个黑白世界有361个交叉点,你可以天马行空,随意落子,这是一种自由无束之境界,但棋子又不能乱放,乱放就会犯错,犯错就可能满盘皆输,道是无形的,要从中修炼自身。 “很多朋友看过我演小品,说笑死了,要知道这并非偶然。”张英杰说,“演小品其实是性致使然,生活中的我本来就喜欢耍乐、说学逗唱、各地方言、搞怪忽悠。工作之余,同事、朋友、家人都常被我逗得前仰后合,逗得老婆没有了脾气。演小品那是上升到艺术了,我乐大家也乐,多圆满的效果呀,小品里我一点都不怕坏了自己的形象。” “我不喜欢高高在上的人,很多人没有见到我时会问别人‘他是不是很难交往呀?’交往后会说‘没有想到你是这样一个随和的人’。”

下一主题:没有了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现在有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当前还没有评论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