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美丽天下网

韩雪松

我的微博 相关视频

所属频道:综艺频道

当主播韩雪松“在线”,那句“我是雪松”从一个足以覆盖电视屏幕的身躯发出时,观众总有一种实在的充盈感,总乐意看着这肥仔口吐莲花,用无形的“梳子”梳理当天的量大“肥足”的民生资讯。

自动播放|查看原图 分享到:

韩雪松——现任广西电视台综艺频道《法治最前线》、《主播拍案》主持人。 当主播韩雪松那句“我是雪松”从一个足以覆盖电视屏幕的身躯发出时,观众总有一种实在的充盈感,总乐意看着这肥仔口吐莲花,用无形的“梳子”梳理当天的量大“肥足”的民生资讯。 “知足常乐”是个标准的民生心态,这个怀揣知足心态的肥主播正乐呵地向记者阐析其理——其一,最直白的理解是“知道足够”;其二:足,指脚,给自己定的底线不要太高,要不然会被自己所累。 这也是雪松多年历练后的切身感悟。而在他那“很不知足”、“不知足”、“知足”、“很知足”的心路历程,读者是否可以感悟到今天这肥仔的淡定与从容?!
很不知足—— 雪松说,从小学到高中,“很不知足”这四字就是窜跳在自己血液里活跃分子,伴随他完成了整个发育期。那阶段,雪松做什么都想争个第一,连玩玩具也不能称第二。在小学二年级,当他看到同学有了一件新玩具时,就左吵右嚷地叫父母买,可父母觉得他已经有很多玩具了,旧的还没有玩完,又添新的实在不应该,就跟他讲道理,可雪松一点也听不进去,干脆撒野,又哭又闹,结果,被父母痛痛快快地打了一轮。 上初中时,雪松从东北吉林转学到了河北唐山。由于教育水平不一样,而那时唐山的英语教学质量相对要好些,初来咋到的他第一次考试只得了18分,想学好吧,两地的“英语”发音也不一样,弄得他很痛苦。于是,他的“很不知足”变成了一种暗劲——他给自己定了目标,一个学期后一定要取得班里英语成绩前三名。
争强好胜的他拼命地“听说读写译”,白天认真听课,做好笔记,俨然英文速记员;晚上回家听磁带,用这域外之音把耳朵一遍遍地清洗,再向学习好的同学频频伸出“橄榄枝”,到处都成了他的“英语角”。半年后,雪松的英语得了班里的第二名,这是“很不知足”换来的“亚军”。 初中毕业前,雪松又给自己定了一个任务,要考上唐山的一类重点高中“唐山一中”,结果,他不出所料地考上了,但因为离家远,却上了一个离家近的唐山72中。在那里,他是“鸡中凤凰”,不仅被免了三年的学杂费,又成了尖子班的班长,他很有成就感。“很不知足”给雪松带来的快乐多多,但“宁为鸡头,不为牛后”的心理又不失为一种辩证的快意。
不知足—— 高中毕业后,雪松考上了东北师范大学读播音主持专业。也许是学习压力相对没有那么大的缘故吧,他那争强好胜的劲头有所减弱,但骨子里仍不服输。 他知道自己从形象到声音对于此专业而言,仍为欠佳,面对班里那么多品学兼优的人、形象良好的佼佼者,他免不了有些叹气;但他也深知能学此专业是自己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于是,他只知“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不信“早起的虫子被鸟吃”,硬着头皮,一心要争取成为班里的尖子。常年地,他一大早五点多就跳出被窝去练声,一边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播音节目,学习“高手中的高手”们的播音方法。由于“取法乎上”,日复一日后的雪松终于取之得道。 2001年,在雪松毕业前,河池电视台领导到东北师范大学选人,结果,从30多号学生里只选择了他一个。他念头倒也单纯,只想早点参加工作,与河池台“睡觉碰上了枕头”。于是,他成为班里第二个参加工作的人。
但到了河池电视台,原先兴致勃勃的他一下子就皱起了眉头——河池离家远,气候、饮食、语言也不适应,加上刚参加工作一点经验也没有,情绪比较低落。这时,雪松心里不服输的劲又窜了出来,认为不能很好地适应工作,决不是自己的一贯风格。他要将自己“调教”成一把好手,用他的话来说:“采、编、播咱都要会!”2003年初,河池电视台要重点打造新栏目《社会扫描》,引得台里几乎所有的主持人都去竞争当此栏目的主播,结果,他信心加用心加爱心,“三心有幸”,最终胜出,而擅长将稿子处理成口语化、故事化的他,终于有了自由发挥的空间,很有满足感。 由于“不知足”,雪松有了工作后的第一次“知足”。 2003年,他在“非典”期间采播的《追踪非典可疑病人》新闻专题被中宣部评为“全国新闻界抗击非典优秀新闻作品”;另一篇《产业化让宜州农民每月领工资年底有奖金》获得2004年广西广播电视奖新闻类一等奖。这是迄今为止他在工作中获得的最高奖项。
雪松智商高,情商更高。有位记者写“铁树开花”,题目为《铁树开花 实属罕见》,内文也只写100多字,雪松想了想,就改了个标题《老婆,我爱你一万年》,也顺便将内容理了理,把铁树千年难遇的雏株悄然开花,公株默默“守护”,变幻成一篇极好的爱情宣言,一经播出,普通观众、各方领导都有电话打来,说:“你们这个稿子很有意思嘛”。 说起此事,雪松的满足感溢于言表。 可想当初,他第一次现场出镜出了23次,记者都不耐烦了,有一段时间记者们都不敢带他,觉得麻烦。他只能回家自己练,找一段话,限定一分钟,自己把大概意思表达出来。后来,却屡屡地一次过关,记者们又觉得带着他很省事了,因为,采访什么,大概需要什么,雪松都做足了“提前量”,在编辑后期,他写稿子,记者们编画面,一则新闻很快就弄好了,雪松很有成功感。 知足—— 雪松告诉记者,能够来广西电视台,对于他来说是个很知足的事情,因为,那是台里出了重金、重力来打造的广西首档直播性社会新闻栏目,觉得是自己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情,是老天对他的一种眷顾。 他刚来《新闻在线》栏目组时,没有做过直播,也出现过一些失误,当时很多人也在质疑,他能不能做下去?好在广西电视台领导与台里新闻中心领导都在支持、鼓励他,热心的同事们也帮助他,让单身一人的雪松有了家的归属感。 当人心满意足时,迸发而出的能量也是很大的。刚来台里时,雪松在台里的15楼住了一年,一心只想做好工作,上上落落倒也方便。那时,栏目从7点半开始直播到8点结束,刚一下班,他就接着与记者值夜班;白天又去采访或写稿,下午配音,不上班时也全天采访,有时一个月的发稿量都比记者多。他说:“我那时没有更多的想法,只想更快地去适应这个岗位。一个好的主持人要有理性、感性和激情。” 他认为,作为电视人,面对新闻时要有一个理性的态度,客观地表达,但要感性地对待社会上的人和事,这样才能激发自己的灵感,比如采访贫困孩子,如果你不感性,不把孩子当成朋友,孩子是不会跟你吐露心声的。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都要有激情,用今年春晚某小品的话来说:“心里要阳光一点”,因为,心有阳光的人才会多看事物好的一面,才会有做事的念头。 “这些年来,我很感激观众对我的认可、支持”,雪松说:“很多观众把心中的苦事、难事写信给我,相信我,觉得我帮他们做好这事那事,我觉得这是一种责任,我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帮他们解决。” 他说,去年记者节,栏目组专门拍了他的一些生活场景,一些女观众看到后,就来电话问他有没有女朋友,令他心喜一阵。 雪松认为,有了大家的支持才有自己的动力,这才是让他在这岗位存在下去基础,如果没有了支持,他真的“再也不打算干了”。 主持人的信心永远是观众给的! 他说,大家也见证了自己一年比一年肥,本来很恐慌,怕大家不接受,但感觉到大家给自己的“肥仔”称号比较认可,所以要保持“肥,但减肥中”。 2004年,他采访了一个观众,去年又采访他,观众居然认不出他了,一经介绍,吓了一跳,观众说:“广西电视台很养人哪!”雪松说:“哪里,哪里,是观众太养我了!” 很知足—— 雪松告诉记者,现在的他处于比较平稳的生活、工作状态,相比以前,没有那么强的功利心了。时不时打打台球,与朋友聚聚聊聊天,少喝酒多喝茶。 “对以后的生活,我想应该是平稳、开心、多看脚下,对自己的标准要低些,对别人也一样,不强求别人,谦虚些。”雪松有感而发。 “自己有房有车有老婆,人生中几大要素已经完成,现在是知足并快乐地活着。因为有时知足不一定是快乐的,是一种无能为力、无奈,所以,也希望自己活得更加积极些,总看到好的,心里的灯就不会暗,做一个知足的快乐的肥仔吧!” “我每年都要外出两次,玩一玩,开开自己的眼界,世界那么大,得好好感受感受。” “我天天读书,什么书都看,历史书读得最多。最爱看邓小平、毛泽东、成吉思汗等名人的传记;还有,人要经常总结学习过去,展望美好未来。希望自己明年有一个新的希望诞生,希望有个女儿,女儿是爸爸的心肝宝贝,老天能帮我实现这个愿望吧,家有女儿和女儿的妈,此生无憾。” 雪松最后点题:“欲望是魔鬼,人不可有贪念。有事做,有老婆,有女儿,有朋友,有衣穿,有饭吃,有房住,有车开——活得起,就够了。” 其实,这是一位要求至少是“八有”而后知足的肥仔,底线是,踮起脚就能够着。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现在有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当前还没有评论
  • 匿名发表